汉密尔顿:法拉利车队导致所有人超时

曲目:汉密尔顿:法拉利车队导致所有人超时
NJ:
时间:2020-12-01
发行:法拉利


法拉利排名梅赛德斯车队的领队托托-沃尔夫对于这场出人意料的“1-2”带回非常高兴,但他指出他们的赛车仍然需要升级。
对于法拉利车队的那出戏,他评论到,“这表明要管理两位试图赢得胜利的车手的问题并不是那么轻松的。
我们的做法就像是一支团队,但有时也会这样做,这并不轻松。
但在这种情况下,有必要记住车手在车队中的作用,并尊重他们赢得胜利的愿望。
”(考拉)”“我们谈论的是那个阿隆索,尽管他已经很多年没有得到过最棒的赛车了,但他还是有能力赢得总冠军的。
在本周三(27日)播出的最新一档f1官方播客节目《beyond the grid》中,蒙特泽莫罗成为了汤姆-克拉克森(tom clarkson)的做客嘉宾。
”梅赛德斯车队领队托托-沃尔夫赞同汉密尔顿的观点,认为大直道速度是梅赛德斯的缺陷。
fia从三组动力单元上拿到了燃油系统的部件:法拉利赛车、阿尔法罗密欧赛车,这两台引擎都是在马拉内罗总装的,另外一台则是红牛或小红牛赛车上的本田引擎。
法拉利车队德国车手塞巴斯蒂安-维特尔表示:不需要对法拉利车队西班牙大奖赛期间的战术复盘,他认为外界要评价当前的情况非常困难。
这是我面临的最大挑战。
”工程师:“copy that”赛后,在电台中还有更多的交流……维特尔:“如果你认为自己能穿越草地,并能在之后控制住赛车,那么你肯定是个十足的瞎子。
2012年在巴西他丢掉了冠军,而当时塞巴斯蒂安在第一圈就与布鲁诺-塞纳相撞了。
维特尔此次在马拉内罗参与了一系列的测试活动。
”在谈到梅赛德斯车队的不足时,汉密尔顿表示:“整个周末我们都看到了表现强势的法拉利,我们非常努力的工作来缩小差距,但是他们在直道上真的太快了,这是今天我们损失大量时间的地方。
维特尔与法拉利的合约到2020年结束,2021年f1将引入全新规则,这也意味着将有新车队成为冠军的争夺者,就像梅赛德斯在涡轮增压时代统治f1一样,在此之前红牛车队统治了f1,维特尔拿到了四届世界冠军。
2009年曾经出现过在引入新空气动力学规则之后,有些车队合法地使用漏洞并获得很好的效果:2009年的bgp(布朗gp车队)研究规则之后创造了“双层扩散器”。
加盟法拉利的第一个赛季,他已经收获四次领奖台,在12场比赛之后仅仅落后队友维特尔24个积分。
当被告知这项处罚时,德国人怒不可遏,车载电台纪录了他所有的抱怨。
阿隆索曾在塞巴斯蒂安-维特尔的红牛时代获得过三次亚军,而蒙特泽莫罗相信,是各种原因综合起来阻碍了西班牙人的冠军争夺。
”“与他们相比,我们缺乏直线速度,所以我们必须深挖其中的原因。
梅赛德斯和红牛首先质疑了法拉利,以至于维斯塔潘使用了“他们无法作弊”这样的字眼,这也引发了维特尔在巴西站的反击:“我怀疑、非常怀疑本田在直道上的速度。
3月30日凌晨,2019赛季f1巴林站第2次练习赛在萨基尔赛道结束。
f1四冠王塞巴斯蒂安-维特尔对今年底告别法拉利有些惊讶,德国人今年将主要为自己而战,这是他在法拉利的最后一年,他已经没有什么可失去的了。
我告诉你,这是个错误的世界。
”“当他获胜时,他很高兴。
“我当然无法为今天的成绩而高兴,”比诺托在墨西哥站结束之后表示,“但我认为从整个车队的角度,我们应当为周末而高兴。
”梅赛德斯车队领队托托-沃尔夫赞同汉密尔顿的观点,认为大直道速度是梅赛德斯的缺陷。
”当被问及他还会继续驾驶多长时间时,现年31岁的德国人幽默的回答到:“只要没人吊销车手驾照,我就会一直开下去。
从2022年至2025年,风洞测试还将再减少80个小时。
这是我面临的最大挑战。
我确实看到了他。
2012年在巴西他丢掉了冠军,而当时塞巴斯蒂安在第一圈就与布鲁诺-塞纳相撞了。
我们的做法就像是一支团队,但有时也会这样做,这并不轻松。
这其实很简单,在f1混动时代的第六个年头,车队之间很难造出一个完全相同的流量传感器。
维特尔与法拉利的合约到2020年结束,2021年f1将引入全新规则,这也意味着将有新车队成为冠军的争夺者,就像梅赛德斯在涡轮增压时代统治f1一样,在此之前红牛车队统治了f1,维特尔拿到了四届世界冠军。
法拉利车队的领队比诺托承认:sf90设计伊始已经注定了法拉利将失去赛季冠军。
这不公平。
在顺利的时刻与车队关系亲密是很容易的。
是的。
”“与他们相比,我们缺乏直线速度,所以我们必须深挖其中的原因。
我认为他(指维特尔)在赛车里不舒服...
维特尔最终因赛车故障退赛。
f1四冠王塞巴斯蒂安-维特尔对今年底告别法拉利有些惊讶,德国人今年将主要为自己而战,这是他在法拉利的最后一年,他已经没有什么可失去的了。
如果他决定走那条路的话,那就是他的错。
”“当他获胜时,他很高兴。
据悉,维特尔的合同中写有自己将是一号车手的条款,但今年勒克莱尔的表现常常超过维特尔。
背景是梅赛德斯引擎面临着严峻的限制,322公里/小时的极速已经落后于法拉利的331公里/小时和本田的329公里/小时。
”当被问及他还会继续驾驶多长时间时,现年31岁的德国人幽默的回答到:“只要没人吊销车手驾照,我就会一直开下去。
在规则制定期间,规则制定者创建了一套防止车队提前从空气动力学的角度对规则进行评估的机制。
一些消息称:法拉利本月下旬将在费奥拉诺进行试车,但只是勒克莱尔参与,维特尔没有被允许参与试车。
”“在正常情况下,2010年要是没有车队的失误,2012年不是维特尔在最后一站比赛中非常非常地走运,那么他就应该夺冠了。
最终,梅赛德斯车队汉密尔顿夺冠,博塔斯亚军,勒克莱尔季军。
我们的做法就像是一支团队,但有时也会这样做,这并不轻松。
fia已经拿到了法拉利引擎燃油系统的部件,马拉内罗表示他们“情绪稳定”。
虽然他还是最快的车手,但是他们还是牺牲了塞巴斯蒂安,他在法拉利已经任何未来,”马尔科说到。
法拉利车队的领队比诺托承认:sf90设计伊始已经注定了法拉利将失去赛季冠军。
”维特尔:“我很专注。
在顺利的时刻与车队关系亲密是很容易的。
维特尔则试图淡化“积极和富有建设性的对话”的表述。
卫冕冠军在逐步缩小与法拉利之间的圈速差距。
我认为他(指维特尔)在赛车里不舒服...
“相当多的车队----我不敢说是全部----都有责任去审视规则,如果他们发现规则有问题,他们会有兴趣告诉我们,帮助我们找到解决方案,”通巴西斯说,“我不知道最终会有什么结果,希望我们能够找到绝大多数问题,但我不喜欢车队怀着善意之外的目的来告诉我们问题。
法拉利车队摩纳哥车手勒克莱尔承认:相比效力一支规模更小的车队,做一名法拉利车手需要做更多的功课,但他不惧怕任何压力。
在2019f1加拿大大奖赛的第48圈,塞巴斯蒂安-维特尔在走大之后重新返回赛道,险些与试图超车的刘易斯-汉密尔顿相撞。

点击查看原文:汉密尔顿:法拉利车队导致所有人超时


falali